伯爵娱乐app > 产品分类 >

韦德体育博彩

发布时间:2018-07-28

新华社香港7月19日电(丁梓懿 洪雪华)无数爱情文学作品曾深深触动万千书迷,众多作家透过细腻的文字带领读者遨游浩瀚书海,感受世间真情。不同年代有不少作家为爱情文学笔耕不

  新华社香港7月19日电(丁梓懿 洪雪华)“无数爱情文学作品曾深深触动万千书迷,众多作家透过细腻的文字带领读者遨游浩瀚书海,感受世间真情。不同年代有不少作家为爱情文学笔耕不息,从他们的风格中反映出社会的转变。”香港贸易发展局总裁方舜文在香港书展开幕时如是说。

  香港书展已迈入第29个年头,今年规模为历届之最,吸引了39个国家和地区的680家参展商,为读者提供来自世界各地的优质读物。书展年度主题聚焦爱情文学,不少参展商将主题书本放在显眼位置冀增销量。

  浙江是今届书展的参展主题省,为读者带来上万册图书,当中包括网络文学畅销书《甄嬛传》和《芈月传》。“希望借香港书展集中向海内外展示浙江的文化魅力和精神面貌。”浙江出版联合集团对外合作部徐宁对记者说。

  为配合年度主题,位于三楼的文艺廊特设“文间有情”展览。展区以上世纪90年代为分界线,分别介绍了十位在此之前和之后出道的爱情文学作家,前者包括张爱玲、亦舒、林燕妮等,后者则有深雪、郑梓灵等。

  “正如《摆渡人》一书中写到的,人生很像摆渡,每个人在自己的一生中会遇到无数个摆渡人,同时,也会为无数个其他人摆渡。”王田良说,如今徐扬生校长就是港中大(深圳)最大的摆渡人。

  书展为每位作家都设立了一个单独展位,一侧为展品柜,另一侧为该作者的文字简介和经典名句。一些绝版小说、手稿等珍贵藏品静静躺在玻璃柜中,不少读者驻足而立,细细品读该人物、该故事乃至该时代的爱情韵味。

  每个时代都有刻印于众人心中的爱情经典,记录下当时人们心中独特的恋歌。展区中备受瞩目的作家之一当属张爱玲,有关她的重点展品包括由张爱玲文学遗产执行人宋以朗提供的、1954年张爱玲在香港北角兰心照相馆拍摄的一辑照片。互联网兴起后这组系列照片广为流传,已成为张爱玲经典照片。

  《倾城之恋》《朝花夕拾》《垂死天鹅》……这些作家的作品改编而成的电影、舞台剧选段轮番在“文间有情影院”播放。小小的影院仅设了8个座位,不论什么时候来,都是满座。

  18日晚举行的“林燕妮香港七十年代爱情文化观”讲座中,大会邀请到林燕妮生前的三位好友到场分享。场内座无虚席,嘉宾们一一分享了这位香江才女的生活点滴和鲜为人知的故事,引来观众的思考和共鸣。在最后的答问环节,观众们踊跃参与,纷纷举手提问。

  大家都知道鲁迅先生打过吧儿狗,但他也和猪斗过的。有一次,鲁迅说:“在厦门,那里有一种树,叫做相思树,是到处生着的。有一天,我看见一只猪,在啖相思树的叶子,我觉得:相思树的叶子是不该给猪啖的,于是便和猪决斗。恰好这时候,一个同事来了。他笑着问:‘哈哈,你怎么和猪决斗起来了?’我答:‘老兄,这话不便告诉你。’……”

  书展刚刚进行到第二天,接下来的几天陆续会有多位爱情文学作家到场与读者交流,如深雪和郑梓灵将分别以“爱情中的现实和灵性”及“要决心忘记我便记不起——谈情与写作”为题,与读者分享心得。

  “一滴墨的我,闯入一张宣纸的一半生”(《没等举杯,月亮来了》);“躲进内心的绿色,是一场精明的消失;走进正午的阳光,是一次新生的开始”(《站在墨的开合处》);“不小心失控,一整瓶碳素墨水泼下来,整个校园变成一幅水墨江南”(《三十年前的夜色》);“秋天并不急着走掉,它们被挤到路边、树下、公园里,用颜色证明自己的存在”(《余秋》);“清夜是一滴冰水,打在白昼烤热的浮尘之上”(《清夜》)。让抽象有了重量,让外物有了情感,把联想、感受、感悟用蒙太奇手法进行嫁接,画面立体而丰富起来,外延得到无限拓展,此物、彼物,原来毫无关系,可在小红北笔下,他们却变成了相亲相爱的“一家人”,思维的维度决定了文学的宽度。想必当年的卡夫卡也是因为这样的维度,为文学贡献了一个世界。